1-2 Basic psychological features of cyberspace網路空間的基本心理特質(羅嵐 ) 

 

虛擬世界跟人的世界有著相當大的不同。 使人數字化、關係、和群組展開了 “ 如何及何時人類能夠相互作用 ” 的範圍。在這個文章中我們將探索一些獨一無二的 網路空間的基本心理特質,及 人們在這個新的社會領域中所表現出的樣子。在不同線上環境中我們看見了這些特性 ( 特點 ) 的不同結合,而導致了對每一個環境截然不同心理上的特性,然後決定了如何體驗自己及其他人。我們可能會將這些特質看作是 網路空間心理特質的一個概念模型上的基本元素。 事實上,這些元素對個人 ( 個體 ) 、群組、及社區的影響是遍及整本書的重要主題。雖然下面表列的十個元素只是實情的一半,然而牢記在心,這是很重要的。網路空間中的心理特質及人的特性將會與人們在網路空間中的行為表現 錯綜複雜的相互影響著。

 

reduced sensations 知覺降低

你能夠在網際空間中看見人-他的面部表現 ( 表達 ) 和身體語言嗎?你能夠聽見她聲音中的變化嗎?不管網際空間的環境涉及視覺 和 / 或 聽覺上的交流,都將大大地影響人們的表現及人們之間的關係。多媒體的聊天環境 ( 例如宮殿 ) ,是音訊與視訊的會談,如同網際網路 - 電話,一定是一件事情訊號的到來。然而,這種在網際空間中與其他人傳遞視覺、聽覺、或是同時具備視覺與聽覺的經驗仍舊是有限的。對大多數人而言,仍是透過文字來進行溝通。即使當音訊 - 視訊的會談便得非常有效率且容易使用,人們將很可能不 ( 至少不是在不久將來 !) 能與彼此實際上相互作用 – 沒有握手、背部的拍打、擁抱或者親吻。網路空間中這種限制感覺上的經驗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缺點 – 如同獨一無二的優點一樣,即是可以與自己的遭遇相比較。(見 Showdown )

texting 文字

儘管透過文字溝通降低了傳遞感情的品質,但是我們卻不能低估其強而有力的自我表達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多媒體工具相比,因為容易使用及花費低廉之緣故,因此 電子郵件、聊天及立即的訊息交流變成了一個最普通的線上互動形式。 目前網路上通話的方式不同於一般的說、聽方式,網路上唯一能表現其個體的方式即為將自己的想法打出,並且閱讀其他人的想法、理解他人的線上朋友,和其他網友建立關係 。電子郵件的關係尤其發展演變成為一個以文字為基礎的複雜過程 - 藉由聊天與個人韻律之關係使它變的複雜 。


identity flexibility 身份的靈活性

這種缺乏面對面的方式,對於人們如何在網路空間中表明其身分,引發了好奇、愛探究的影響。若只用文字的溝通,在表明身分的時候,你有自己的選擇權利,可以是富於想像力的身分、或是 完全匿名 - 有時候,幾乎看不見,如同用 "lurker" 。在很多環境中,你能給自己一個你希望的任何名字。在多媒體的世界中,同樣也提供了一個透過視覺上的服裝,即 "avatars" ,來表達自我的機會。匿名會帶來兩種全然不同的影響。有些人們會透過辱罵其他人,將一些不愉快的需求或者情緒表達出來。或者它允許人們誠實地談論自己的私人話題,而這些都是無法在面對面時與人談論的。


altered perceptions 觀念的改變

安靜的坐著並且 凝視著電腦螢幕 能成為意識改變的一種狀態。當閱讀電子郵件或者在聊天室裡用文字交談時,有些人是混雜著自己的想法與他人的經驗。在充滿想像的多媒體世界中 - 這裡人們外型的改變、藉由 ESP 談話、穿過圍牆的行走及產生發光體從空氣中消失 - 使得經驗變得超現實主義。它呈現一種類似於夢境的真實狀況。網路空間中,這種類似於夢境的真實景況,也許就可解釋為什麼對一些人是如此具吸引力的原因。它可以用來說明各種型態的電腦人及解釋網路上癮。


equalized status 平等的地位

多數情況下,網際網路上的每個人均有相等機會去表達他或者她自己。不論其地位、財富、人生經歷、性別等,每個人的出發點都為同一個水平面。一些人稱之為 " 網路民主 " 。雖然外面世界的身分地位,會對網路空間中的生活造成影響,但是網路民主仍是真實的存在。你的溝通技巧(包括寫作技巧)、堅持、優質的想法以及所知曉的技術知識,決定了你在他人身上的影響力。


transcended space 超越空間

地理上的實際距離並 不會造成 誰與誰聯絡上 很大的影響。德國的一位工程師在澳洲的一台伺服器上與來自加利福尼亞的一名生意婦女談話。它終究是一個小的世界。由於人們的特殊需求及興趣,將不相關的地理區域牽連在一起。在現實的生活中,他們也許無法在周圍發現有人能一起分享其特殊需求及興趣。但是在網路空間中, 一丘之 貉 – 即使是相當稀有的特質 - 也很容易將其聚集在一起。對於那些致力於幫助他人處理問題的團體,網際網路起了一個很重要的作用。而對於那些不愛交際活動的人們,網際網路提供了一個非常負面(消極)的特色。


temporal flexibility 時間的靈活性

" 同步通訊 " 將同一時間坐在電腦前的人們牽連在一起 , 他們彼此透過網際網路交流。聊天室即為一個例子。另一方面,電子郵件和新聞群組提供了 " 非同步通訊 " ,人們不需要在同時連線上網。 " 同步 " 與 " 非同步 " 通訊(除電視會議和網路電話外),均為一段時間的延續。在聊天期間,你從幾秒到一分鐘或者更多對其它人的回覆 – 比在面對面的會議上需要花上更多的時間。在電子郵件和新聞群組中,你可能花上數小時,數天或者數週在於回答問題上。網路空間創造出一個獨一無二的短暫空間,是一個延長的、持續前進、彼此交互作用的時間。它提供一個便利的 " 表達( 回響 )區域 " 。與面對面的環境相比較,你有更多深思熟慮及規劃如何回應的時間。

有些網際網路的新用戶需要經歷一段時間去適應這個新穎的時間經驗。舉例來說,他們可能會期望得到一個電子郵件的立即回覆。對於涉及的電子郵件充滿熱情,他們以為(或許沒有意識到)其夥伴的答覆是近似於一次親自談話的比率。有經驗的電子郵件使用者,他們體會到這種時間拉長的優點,並且甚至明白不同的電子郵件用戶有他們自己的電子郵件回覆步調。

 

在其他方面,網路空間的時間是壓縮的。如果你幾個月下來均為線上社群中的成員,那你可能會被認為是一名 " 資格老的會員 " 。網際網路環境改變如此迅速,是 因為它寫並且重寫軟體基礎設施比用磚頭、木頭和鐵建造來的容易許多。 因為任意遊走於網路空間是相當容易的,因此我們將會遇見什麼人及線上的組織成員都迅速的改變。我們對於時間上的主觀感覺跟我們所居住世界的改變速率有著親密的關係。由於情景、聲音的上下文,以及在網路空間裡在你周遭旁如此迅速改變的人們,使得時間經驗好像加速了一般。


social multiplicity 社會的多樣性

相對簡單地,一個人能與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們接觸,並且與數百、或許數千人通訊。當 " 多重任務執行 " 時,一個人能在很短的時期玩弄很多關係 - 或者在同一時間聊天或是發送訊息,卻沒有其它人會意識到他同時要進行多樣的事務。經由張貼於電子佈告欄的訊息,且被數不盡的使用者所閱讀,他們便可藉此吸引出其他同好,即使他們的興趣是相當隱密、難理解的。運用線上搜尋引擎,透過數百萬網頁的瀏覽,即是為了要拉近其注意力在某個特定的個人及團體身上。網際網路將成為蒐尋及過濾的一個強而有力的工具,使得聯繫特殊的個人及團體更有效率。但是我們為什麼只選擇一些人來與他們聯繫 – 而非其它人呢?從網路上篩選出合適的人並與他們發展出更好關係的這種能力,是為心理學家所熟知的人與人之間的有趣現象。使用者將會無意識的被刺激行動 – 不但如此,還會有意識的去偏愛或 選擇 – 在挑選朋友,情人和敵人過程中。這個轉移( transference )將我們引導向能優先滿足我們情感與需求的特定類型的人們。這種 隱藏在心中的期待、願望、和恐懼的壓力,將無意識的以它自己的方式來啟動篩選機制 。一個有經驗的網路使用者曾經說過 " 無論我在網路空間的哪裡,我一直遇到相同的人 " 。更深刻一步的理解,另一個說法, " 無論到哪裡,我發現 … 我自已 " 。


recordability 可記錄的

大多數的線上活動,包括電子郵件信件及聊天會議,可能被記錄並且儲存於電腦檔案中。與現實世界的互動不同,在網路空間裡的使用者將能對於說過的話題、對象及何時說過,保留一份永久的紀錄。 因為這些互動很純粹的都是基於文字,因此到目前為止我們甚至可以說人們之間的關係是文件的關係,而且這種關係從整體上來看可以是長期不變的紀錄。這些紀錄對於使用者是非常容易取得的,因此你能再度體驗並且評估任何一部分你所想要的關係。當回覆給夥伴時,你可以使用引述的文字。可是當 所引述的文字過於差勁,便是引發戰火的前兆。 雖然它正誘導著把被儲存的文字當作是。取決於我們的心理狀態,我們用各種各樣的意思及意圖投資被記錄的話。


media disruption 媒體的分裂

我們全都期望電腦和網際網路能與我們互動,這是最基本的。雖然如此,但是不管我們的電子工具變得如何複雜及精密,他們總是有不能實現其契約的時候,即是當軟體及硬體不能正確的作用時,當噪音入侵通訊、連線中斷,當電信系統不給我們任何東西,甚至是一條錯誤訊息的時候。我們在面對這些失敗回應上的挫敗及憤怒經驗,可以說明我們對於機器與網際網路的依賴及想要控制他們的關係。這種缺乏回應的狀況,也讓我們開始針對當機器無法正常回應時的各種擔心及憂慮情況,提出解決計劃。這些稱之為網路空間的黑洞經驗。幸好,一些電腦的調停解決環境開始逐漸健全。這些可靠、可預測及可信任性的差異對於心理上的影響是相當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