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草訣百韻歌》的本文翻譯

∼譯者:林麗娥教授∼

 

 

【本文】

草聖最為難,龍蛇競筆端。

毫釐雖欲辨,體勢更須完

【翻譯】

草書要寫得精美,是書法中最難的事。點畫像龍蛇走一樣,競相在筆端中呈現。

如毫釐般細微的變化雖然要分辨。形體和氣勢更要要求完美。

【本文】

有點方為水,空挑卻是言。

宀頭無左畔,辵遶闕東邊。

長短分知去,微茫視每安

【翻譯】

(左旁)有點的才是「水」。只豎釣的則是「言」。

宀頭(即寶蓋頭)不寫左邊的點。辶旁遶向左時,東邊的彎不用寫。

「知」和「去」的末筆,長的是知,短的是去。「每」和「安」要仔細看。

【本文】

步觀牛引足,羞見羊踏田

六手宜為,七紅即是袁

朱知奉已,三口代言宣。

【翻譯】

「步」字,是「牛」的末筆往左下拉。「羞」字,是「羊」字的下面再加「田」。

「六」和「手」連寫即是「」。「七」和「紅」連寫即是

「十」和「朱」的連寫即是「奉」。「三」和「口」的連即是「宣」。

【本文】

左阜貝丁反,右刀寸點彎

曾差頭不異,歸浸體同觀

通相似,矛柔總一般。

【翻譯】

左邊偏旁的「阝)和「貝」都寫成「丁」的反抅。右邊偏旁的「刀」刂)和「寸」都寫成一彎加一點。

「曾」和「差」,頭部寫法一樣。「歸」和「浸」,形體大致相同。

「孤」和「」,寫法很相似。「矛」和「柔」寫法,幾乎一樣(柔字末筆多一長點)。

【本文】

夆身近取,熙照眼前看。

思惠魚如畫,禾乎手似年

既防吉作古,更慎達為連。

【翻譯】

「采」和「」,寫法很相似。「熙」和「照」,看起來也差不多。

「思」、「惠」、「魚」三字的寫法,和「畫」字很像。「禾」、「乎」、「手」三字的寫法,和「年」字很像。

既要防止把「吉」寫作「古」。更要謹慎別把「畫」寫作「連」。

【本文】

寧乃繁於叔,侯兮不減詹

稱攝將屬倚,某棗借來旋。

慰賦真難別,朔邦豈易參

【翻譯】

「寧」的寫法與「叔」相似,而稍繁了一點。「侯」的寫法與「參」相似,筆畫基本相同。

「稱」和「攝」的右半邊寫法和「屬」的下面一樣。「某」和「棗」起頭及下面的旋轉方法和「來」一樣。

」和「賦」的寫法差不多,真的很難區別。「朔」和「」的寫法也很相似,確實不易分辨。

【本文】

常收無用直,密上不須宀。

才畔詳牋牒,水元看永泉。

柬同東且異,府象辱還偏。

【翻譯】

「常」的收筆,不用寫直(只用一點作收)。「密」的上頭,不用加「宀」(即不用加寶蓋頭)。

」和「的左旁都寫成「才」即扌,提手旁)。「永」和「泉」的下面都寫成「水」。

」和「東」大同小異(中間只差有無一小橫)。「府」和「辱」很像,但還有點不同。

【本文】

才傍成卉,勾盤

鄉卿隨口得,愛鑿與奎全。

玉出頭為武,干銜點是丹。

【翻譯】

「才」(即提手旁)和「連寫相依傍,便成「」字。「勾」(即門的草字)在「」的上面盤過來,就是「」字。

「鄉」、「卿」二字都像「口」而得形。「愛」、「鑿」二字相似,「」、「全」二字相似。

「玉」出頭為「武」字。「」字中間銜著一點,就是「丹」。

【本文】

蹄號應有法,雲虐豈無傳

盜意腳同適,熊絃身似然

矣其頭少變,兵共足雙聯。

【翻譯】

「蹄」和「號」草寫相似,但又各有其寫法。「雲」和「」上部一樣,下部亦各有其寫法。

「盜」和「意」下面的腳和「適」相似。「熊」和「的字身和「然」相似。

「矣」和「其」二字的頭,稍有變化(稍有不同)。「兵」和「共」二字的腳,都是兩點相聯。

【本文】

莫寫包庸守,勿書綠是緣。

謾將繩當臘,休認為寛。

即腳猶如恐,還身附近遷。

【翻譯】

不要把「包」寫成「守」。不要把「綠」寫成「緣」。

不要把「繩」當作「臘」。不要把「」字認作「寛」。

「即」的腳(下部)就像「恐」。「還」的字身(中間)和「遷」很相似。

【本文】

寒容審有象,憲害寘相牽。

滿外仍知備,醫初尚類

直須明謹解,亦合別荊前。

【翻譯】

「寒」、「容」、「審」三字有相像的地方三字頭部都是「宀」)。「憲」、「害」、「」三字也有相似之處三字頭部也都是「宀」,中間的寫法也很像)。

「滿」字右邊的寫法很像「備」。「」字開頭的寫法很像「」。

應該了解「謹」和「解」的右邊相同,左邊相異。也應該了解「別」、「」、「前」三字有相似的地方,亦有相異的地方。

【本文】

顙向戈牛始,雞須下子先。

撇之非是乏,勾木可成村

蕭鼠頭先辨,寅賓腹推。

【翻譯】

」是先從左邊的「戈」、「牛」連草開始寫。「雞」得先從左邊的「下」、「子」連草開始寫。

「丿」、「之」合起來不是「乏」(「乏」的草寫上面沒有一點)。「乛」、「木」合起來連寫,可以變成「村」(「村」是木的末筆往右拉長、勾回)。

「蕭」、「鼠」先分辨他們的頭部不一樣(其餘中、下部寫法完全一樣)。「寅」、「賓」中間的腹部只差一撇(其餘上、下部寫法完全一樣)。

【本文】

之加心上惡,兆戴免頭龜

至堪成急,勾認是

壽宜圭與可,齒記止加司

【翻譯】

「之」加上「心」上下連寫,便是「惡」字。「兆」的上面戴上「免」,便是「龜」字。

「點」和「至」連寫,便是「急」。「勾」和「」連寫,便是「卑」。

「壽」是「」和「可」的連寫。「齒」記住是「止」加上「司」的連寫。

【本文】

邑月何異,左方才亦為。

舉身為乙未,登體用北之。

路左言如借,時邊寸莫違

【翻譯】

右邊的邑(阝)和「月」寫起來一樣。左邊的「方」和「才」寫起來也一樣。

「舉」的字身,由「乙」、「未」連寫組成。「登」的形體,由「北」、「之」連寫組成。

「路」的左旁,就像跟「言」借來的一樣(寫法和「言」一樣)。「時」的右邊,「寸」字不要寫錯。

【本文】

草勾添反慶,乙九貼人飛。

惟末分憂夏,就中識弟夷。

 齋曾較,流染却相依。(另本作「齋齊曾不較」為佳)

【翻譯】

「草」加「勾」再加上「反」,就成了「慶」。「乙」加「九」再貼上「人」,就成了「飛」。

在末筆,可以分出「憂」、「夏」二字的不同(「憂」的下面多一橫)。在中間,可以看出「弟」、「夷」二字的不同(「夷」的中間多一橫)。

「齋」、「齊」二字大體相似(只是末筆結尾不同)。「流」、「染」二字也差不多(也只是末筆結尾不同)。

【本文】

戒戈先設,皐華腳預施。

睿虞元彷彿,拒捉自依稀。

頂上哀別,胸中器谷非

【翻譯】

「或」、「戒」二字,都是從上面的「戈」開始寫的。「皐」、「華」二字,都是從下面的腳抅起來開始寫的。

」、「虞」二字,基本相似。「拒」、「捉」二字,寫起來也差不多(「拒」比「捉」多一點)。

【本文】

止知民倚氏不道樹多枝

慮逼都來近,論臨勿妄窺

起旁合用短,遣上也同迷

【翻譯】

只知道「民」和「氏」二字很接近。不要說「樹」和「枝」二字也是很相似的。

「慮」、「逼」二字寫法也都很接近,「論」、「臨」二字不要輕忽,要仔細區別。

「起」的左旁和「短」的左旁一樣。「遣」的上面和「迷」的上面也一樣。

【本文】

欲識高齊馬,須知兕既兒

寺專無失錯,巢筆在思維。

丈畔微彎使,孫邊不緒絲。

【翻譯】

想認識「高」、「齊」、「馬」三字,就應該知道「」、「既」、「兒」三字,寫法都是有同有異。

寫「寺」、「專」二字時不要寫錯(「專」多一橫)。寫「巢」、「筆」二字時要思考一下(上面不一樣)。

「丈」(首筆)的旁邊微變一下,就是「使」字。「孫」的右邊是「小」字,而不是「」。

【本文】

教凡作願,勿使雍為離

醉碎方行處,麗琴初起時。

栽裁當自記,友發更須知。

【翻譯】

不要把「凡」寫作「願」末筆抅的方向不同)。不要把「」寫成「離」。

「醉」、「碎」的分辨處在剛起筆的地方。「麗」、「琴」的相同處也在初起的開頭。

「栽」、「裁」的寫法應當自己記住。「友」、「發」的寫法更應該知道。

【本文】

劉如對,從來缶似垂。

含貪真不偶,退尚參差。

減滅何曾誤,黨堂未易追

 

【翻譯】

忽然訝異「劉」和「對」這麼相似。從古以來「」和「垂」寫法就很像。

「含」、「貪」的寫法不完全相同(上半部一樣,下半部不同)。「退」、「」的寫法尚有不一樣的地方。

「減」和「滅」不要寫錯誤(二字稍有不同)。「黨」和「堂」很容易錯失(二字形相近)。

【本文】

女懷丹是母,叟棄點成皮。

謂涉同淺,須教賤作師

黿 一類,茶菊策更親。

【翻譯】

「女」字上面加一點就是「母」,「叟」字左邊去掉一點就成了「皮」。

如果說「涉」和「淺」相同(只差最後一點)。就應該把「賤」寫作「師」(也只差最後一點)。

「黿」、「」、「 」屬於下半部寫法一樣的同類。「茶」、「菊」、「策」的寫法更顯得相似。

【本文】

作渾如化,功勞總若身。

示衣尤可惑,奄宅建相隣。

器吳難測,竟充克有倫。

【翻譯】

「非」和「作」寫起來都像「化」。「功」和「」寫起來也總像「身」。

「示」和「衣」容易混同,讓人迷惑。「」和「宅」就像隣居一樣,關係密切。

「道」、「器」、「吳」很難分辨(上部都相似)。「竟」、「充」、「克」筆畫各有其次序。

【本文】

市於增一點,倉欲可同人。

數叚情何密,曰甘勢則勻。

固雖防夢簡,自合定浮

【翻譯】

 「市」和「於」只差一點(「於」多了一點)。「倉」、「欲」上部同為「人」字。

「數、「叚」情形密切。「曰」和「甘」體勢勻稱

本來就要預防把「夢」、「簡」混同 (二字上部一樣) 。也自當訂出「浮」、「」的不同。

【本文】

車牛幸,點三上下心。

叅参曾不別,閧巽豈曾分。

奪舊元無異,嬴羸自有因。

【翻譯】

「車」、「牛」、「幸」三字,大致只為一橫之差(「牛」上面添一橫便成「車」,「牛」起筆橫畫的反寫便成「幸」)。三個點點在不同地方,就成了「上」、「下」、「心」三字的不同。

「叅」、「参」 (二字為異體字)寫法完全一樣。「閧」、「巽」的寫法哪有分別。

「奪」、「舊」的上、中部原就沒有不同。「」、「」只有下半部稍有分別。

 

【本文】

勢頭宗掣絜章體效平辛。

合戒哉依歲,寧容拳近秦

邪聽行復止,即斷屈仍伸

【翻譯】

「勢」字右邊的頭 (右上部),宗法「」、「」的右上部。「章」字下部的形體,效法「平」、「辛」的下部。

應該避免把「哉」字寫成「歲」。怎能容許把「拳」字寫成「秦」。

「邪」和「聽」點畫的行止略有相似之處。 (「聽」字左上的一點為引筆點)「即」和「斷」點畫的屈伸略有相異之別。

【本文】

田月土成野,七九了收聲

最迫艱難歎,尤疑事予爭

葛尊草上得,廊廟月邊生。

【翻譯】

「田」、「月」、「土」連草而成「野」字。「七」、「九」、「了」連草而成「聲」字。

最逼人的是「」、「難」、「」三字的左旁一樣。尤讓人起疑的是「事」、「予」、「爭」三字大體相近。

」和「尊」上面都是草字頭。「廊」和「廟」右旁都是「月」字。

【本文】

里力斯成曼,心可是

書觀項轉,別列看頭平。

我家曾不遠,君畏自

【翻譯】

「里」、「力」連草就成為「」字,「」、「心」連草可成為「」字。

「出」和「書」的區別,看它脖子的轉法。「別」和「列」的區別,看它的頭平不平

「我」和「家」的區別不大。「君」和「畏」自有它自己筆畫相仍的地方(易於區分)

【本文】

乂犬傍獲,么交玉伴瓊

滕中委曲,次比兩分明。

二下客為亂,宀藏了則寧。

【翻譯】

「甚」、「連草再加「犬」字旁,便昰「獲」。「么」、「交」連草再加「玉」字旁,便是「瓊」。

「膝」、「」二字不同,注意右邊中間彎曲的筆順。「次」、「比」二字相似,卻容易區別明白。

「二」的下面與「客」連草,便是「亂」字。「宀」的下面藏著「了」,便是「寧」字。

【本文】

而由問上點,早得幸頭門

恥死休相犯,貌朝喜共臨

鹿頭真戴草,狐足乃疑心。

【翻譯】

「而」是「問」上加一點。「早」是「幸」的頭上加「門」。

「恥」、「死」二字相似,不要互相侵犯。「貌」、「朝」二字也很像,歡喜他們寫法相近。

「鹿」的頭上真的戴著「草」(草字頭)。「狐」的末腳讓人懷疑是「心」。

【本文】

使微成漸奚容悶即昆

南觀兩甫,求鼎見棘林。

休助一居下,棄奔七尚尊。

【翻譯】

不要讓「微」寫成了「漸」。怎能容許把「悶」寫成了「昆」。

寫「南」的時候,要觀摩「兩」和「」的寫法。寫「鼎」的時候,也要看看「」和「林」的寫法。

「休」和「助」的下面都有一橫。「棄」和「奔」的頭部都是「七」。

【本文】

隸頭真似繫,帛下即如禽。

皆從,帋箋並用巾。

懼懷容易失,會念等閒

【翻譯】

「隸」的頭部和「」的寫法很相似。「帛」的下面和「禽」的下面寫法一樣。

「溝」和「谍」的右上部都從「戈」。「帋」和「箋」的下部都用「巾」。

「懼」和「懷」左旁一樣,但右邊容易寫錯。「會」和「念」上面一樣,但下面容易混淆。

【本文】

近息追微異,喬商矞不群。

欵頻終別白,所取豈容昏。

慼感威相等,馭殷可親。

【翻譯】

「近」、「息」、「追」三字稍有差異。「喬」、「商」、「 」三字易於區分。

」、「頻」,終究要分清楚。「所」、「取」,怎容許隨便混寫

」、「感」、「威」的上部,寫法都一樣。「馭」、「」、「殷」的寫法,也有些相似。

【本文】

台名依召立,敝類逐嚴分

鄒歇歌難見,成幾賊易聞

傅傳相競點,留辯首從心。

【翻譯】

「台」、「名」依著「召」的形體而建立(即三字形體相近)。「敝」、「類」隨著「嚴」的形體而區分(即三字相近難分)。

」、「歇」、「歌」三字難以區分。「成」、「幾」、「賊」三字則容易分辨。

「傅」比「傳」多了一個點。「留」和「辯」頭上都從「心」。

【本文】

昌曲終食良末若吞

頭聊近體,曹甚不同根。

說唐同鴈,嘗思孝似存。

【翻譯】

「昌」、「曲」的末筆和「魯」一樣。「食」、「良」的末筆和「吞」一樣。

「改」、「頭」二字形體相近。「曹」、「甚」下面根部不同。

以前人說「唐」、「」的上部一樣。(「」的上面宜有引筆點)。我也曾思考「孝」和「存」二者相似。

【本文】

搊休得混,彭赴可相侵。

世老偏多少,謝衡正淺深

酒花分水草,技放別支文

【翻譯】

「掃」和「」切莫混同。「」和「赴」大體相同,可以互相侵用。

」和「老」的下部都是橫,老比多一橫。「謝」和「衡」的中間都是撇,衡比謝多一撇。

「酒」和「花」形體相似,但一個是水旁,一個是草頭。「技」和「放」形體相似,但一個是「支」,一個是「文」。

【本文】

可愛郊鄰郭,偏宜友湛。

習觀羲獻跡,免使墨池混

【翻譯】

「郊」和「」的寫法,像親愛的鄰居一樣,相近相似。

」和「湛」的寫法,像和諧的朋友一樣,相近相似。

熟習觀摩王羲之、王獻之的書迹,便可避免把草書認錯、寫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