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馬克思主義導讀左派政治社會學課程資料|讀書網站表格下載區年度教學評鑑

 

 書評區

 

《到芬蘭車站》書評

    .抵達芬蘭車站,是列寧在1917年4月回沙俄取得革命領導權的重要一幕,這一景為威爾森(Edmund Wilson)在1940年選為其所出版的一本書的主題,即《到芬蘭車站》(To the Finland Station)。自然這本書不是專講列寧革命這件事,列寧搞革命不過是這本書的一部份章節而已。這本書有更大的志向,即作者自己在導論中講的,是在談:「那些革命份子以為他們正在為『一個更好的世界』做些什麼事情」(原著導論,頁v-vi)。副標題即標示其主旨:「關於寫歷史和演歷史的一本研究」。」這些革命份子有好些個,作者大約選了14個人,其中談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居多,占了近3/4的篇幅。
    .由於這本書的作者是美國文學家和社會評論家,談論的內容也是他所選的革命家的軼聞和生活瑣事占大宗,理論似乎不是其所長,特別是有關馬克思主義的部份。讀者要是想從這本書來瞭解馬克思主義,肯定要大失所望。作者談理論的部份都是以揶揄、批評為旨趣,至於每一部他所片面引用的理論作品之重點和意義,不是他所關懷的。作者很像不怎麼清楚那些革命家汲汲營營地搞理論,究竟跟革命行動有何關係。我們只要看作者特闢一章談「辯證法的神話」(The Myth of the Dialectic),如何把馬克思的辯證法說成是正反合那一套,再加諷刺和撻伐,大概可知其背後的功力和旨趣在哪裡。
其實,這部書有它寫作時的先天缺陷。每一個「真正」搞馬克思主義的人都知道,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同樣有類似「白色恐怖」的東西,就是禁書和讀欽定版本。《到芬蘭車站》的寫作年代,恰恰是史達林統治時代,是馬克思主義的黑暗時代。有違欽定觀點的許多馬克思作品遭到禁制,只有史達林的「辯證唯物主義」觀點能夠出現的時代,我們也很難怪罪《到芬蘭車站》一書的作者沒有弄清楚理論問題呢!
不過社會評論家終究還是社會評論家,不是搞理論的人。可惜,終作者一生有一個機會弄懂理論,卻因他的輕忽搞掉了。作者晚年有機會讀到英譯本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Grundrisse),不過他依然用詼諧的語調,把這七本筆記稿當作是馬克思討厭完成其作品的另一個例子。要是作者知道它們是《資本論》的筆記稿,他可能不但會知道他講最多的馬克思的《資本論》是怎麼寫出來的,搞不好連辯證法也弄清楚了,因為那些筆記正是在講這些東西。
至於作者談到有關恩格斯、列寧和托洛斯基等其他人的理論,我們就無庸細述了。假如把理論部份排開,讀者們把這本書當作是茶餘飯後的閒書讀讀,其實也沒什麼壞處,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假如要想挑燈夜讀,吸收點知識,勸君省點力氣找點別的作品吧!
    .跟前面有關,順便提一下。本書的中譯本副標題被改為「馬克思主義的起源及發展」,既不合原書題旨,也會讓讀者望文生義。原書的題旨是什麼,作者在1971年的導論裡講得很清楚(前面提過),不用爭議;何況本書的三大部份其中第一部份也完全跟馬克思主義無關。說這本書是談論馬克思主義的書,不要說作者是談什麼馬克思主義,光看章節就不太像了。姑且不論原作者把這本書寫成什麼樣子,不要再去糟蹋它,就算是也為作者做件好事吧。
    .另外,本書中譯本文字妙筆生花,改字刪段不說,絕大部份有的段落把意思都改了。我們這位已經如此不堪的作者,在這裡又被折騰了一番。像《資本論》根本就沒有第四卷,譯本硬是要得,把「在所謂的」這幾個字刪掉(譯本頁299)(同樣在這段的地方,譯本不費吹灰之力,前後又照刪了兩段修詞。)這真是差太多了。原書作者已經不知道《資本論》如何來的,現在中譯本這樣一搞,叫他如何自處。
    .其實翻譯並不容易,要譯介涉及理論的作品,難度又加一成。對於花了十六年功夫譯成的譯本,原本對於譯者要鼓勵有加才對。但遺憾的是,譯本選了一本對於該門學問不是在行的作品,譯文又不盡忠實。費了這麼大的功夫,譯了近五百頁,(雖然還刪掉原著本來有的索引,)若只能當「閒書」,想來總讓人覺得有些可惜。

 馬克思主義導讀             

 

課程綱要

研究報告設計

學生評量方式

我的讀書筆記

讀書公告欄

課程資料

讀書網站

新書導覽

 左派政治社會學

 

課程綱要

研究報告設計

學生評量方式

我的讀書筆記

讀書公告欄

課程資料

讀書網站

新書導覽

我的上課筆記

 

 

 

 

 

 

 

 


 

 


 

 
 

   

 

地址︰台北市文山區指南路2段64號國立政治大學

電話:886-02-29393091   電子信箱:chcc@nccu.edu.tw

本站負責人:陳墇津